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剑吸血鬼
魔剑吸血鬼

魔剑吸血鬼

十五世纪中叶,欧洲遍布着恐惧,领主对领民的暴政在这种动乱的时代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人们除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还必须面对怪力乱神的威胁。精神与肉体的煎熬,除了民不聊生之外,似乎已经没有更贴切的辞语可以形容。

  在这样浑沌的恐惧之中,人们更加狂热地投向宗教的怀抱,心灵的寄托总是能够迅速地填补,宗教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也成为欧洲更加动荡不安的根源。

  欧洲世界的宗教枢纽,位于罗马,曾经受制于希腊皇帝的教宗脱离皇帝的权威后,名符其实地成为教皇,教皇统治着人民的精神,就好比领主们统治人民的肉体一般。

  整个欧洲都信奉这样的社会状态,当然多瑙河畔的瓦拉奇公国也不例外……拉瓦奇公国多瑙河边的一个小港都——辰希黎曼亚镇,看似平静的街道上,弥漫着沉重的气息,教皇指派的圣骑士来到了这个一直都没受过战乱的港都。街道上的人民每个都露出欣慰的表情,因为在欧洲人民的心目中,圣骑士代表正义与光明,只要圣骑士所驻扎的城市,邪恶就会无所遁形,每户人家都期待着这群圣骑士接下来几天的除魔行动。

  说道拉瓦奇公国,就不能不说这个国家的大英雄——弗拉德。齐贝修,守护着拉瓦奇公国的龙……这样的称呼是对弗拉德四世的敬称。

  弗拉德。齐贝修曾经打败奥图曼帝国的入侵者,成功地守住拉瓦奇公国的领土,战争结束后的他,以非常残忍的手段处死俘虏,其中最常见的方式,是以木桩贯穿人体为最……之后,弗拉德就居住在外西凡尼亚山区中的一座城堡之中,极少出现在其他人面前,也禁止人们靠近他的城堡。

  弗拉德所居住的城堡恰巧就位于辰希黎曼亚镇的近郊,终年因为多瑙河的水气弥漫,雾茫茫的一片,令人阴森的不敢靠近,加上对于弗拉德的尊敬和害怕,所以城堡的四周更是杳无人烟,城堡高耸在阿尔卑斯山的一处悬崖上,几乎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悬浮在空中,悬崖底下是宁静诡异的多瑙河,若从辰希黎曼亚镇向山上望去,正好可以隐约看见腾云驾雾的城堡,光是见到这如同虚无飘渺幻影般的景象,实在很难想象会有人主动跟弗拉德打交道。

  但这一天,阴森的城门口却站着一位女子,艳丽与圣洁两种美感集于一身,柔和的互补相融,不论天下任何的男子见了,都会看得出神。她身后站着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男孩的面容就如同他的母亲清秀,不同的是他的两眼之间多了许多邪恶的气息,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两人是一对母子,但还是很难让人承认这邪里邪气的男孩会是这样的女子所生。

  「母亲,我们不逃走吗?要是再待下去,圣骑士也许就找到这里来了。」男孩用着不符合他的容貌的语气,担心地问道。

  「孩子,等一下你的父亲会来接你,到时候就安全了。」男孩只觉得有人会来这里帮助他们,并没有听出母亲的意思……「父亲?母亲不是不准我见他吗?为什么现在却要来找父亲?」男孩对母亲犹豫的眼神感到不解。

  「没办法阿,你哥哥现在不在这里,能够救你的,就只剩下你父亲了……」女子无奈地说着,这时候,城堡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丽莎,按照我们的约定,我会好好照顾亚德里安的,别担心。」声音随着城门出现的人影传入两人的耳中。

  「不,我希望你遇到阿鲁卡特时,能把亚德里安交给他,这样我才安心!」女子很坚定地抱住亚德里安说道。

  「哈哈哈!阿鲁卡特?那也得等他见到我之后,又能安然离开才行,如果他可以的话,我会将亚德里安交给他的。」城堡里出现的男子大笑中又含有许多的苦涩。

  「母亲、父亲,你们在说什么?母亲不要我了吗……」男孩话还没说完,就被男子弄晕,之后又凭空消失,凭空的出现在男子的手上。

  「德古拉,希望你言而有信!」女子不舍地看着男子手中的男孩,慢慢地消失在多瑙河的雾气中。

  德古拉,全名德古拉?弗拉德˙齐贝修,也就是拉瓦奇公国的大英雄,弗拉德。齐贝修得到恶魔的力量后,也得到德古拉这个名字,只是,谁会想到不顾名利的大英雄,却是整个欧洲教庭所通缉的吸血鬼——德古拉呢?


  跟在父亲身边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日子了,父亲对我一向爱理不理,除了不准我出城门、不准我进入父亲的居所之外,可以任由我随意的活动,城堡里的空间比外观看起来还要大得多,而且里面也不像想象中的冷清。在这里,我遇到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不同的朋友,但是除了我和父亲以外,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人类。

  他们全都是父亲的客人,父亲对于这些朋友一向都来者不拒,其中,和我最要好又最照顾我的,就是妖精苏妮雅,不论我不小心踩到兽人牛叔父的尾巴或是打破女巫雪芙姨母的水晶宝瓶,她都会挺身而出帮我调解,有时候雪芙阿姨不领情,还会连苏妮雅也一起惩罚,想来也对,雪芙姨母的水晶宝瓶里,装的都是她精心调配的药水,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心血,就这样被我不小心毁于一旦,要是我也一定会很难过的。

  「各位,这是我的小儿子,大家不用对他太客气,只是我答应过他的母亲,要将他交给他的哥哥阿鲁卡特,所以只要他还活着,我是不会多说什么的!」父亲当时单手掐着我的脖子,将我抬离地面,让我两脚腾空地将我介绍给他城堡的客人。

  我被父亲这样架着走了一段路,才将我抛向大厅一边的角落,然后告诉我不准出城、不准进他房间,之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这时候,第一个跑来安慰我的人,不,应该说是妖精才对,她就是苏妮雅。

  苏妮雅,她的身高只有二十公分左右,和我的手掌差不多大小而已,虽然这样,但她的身材却相当的精美,胸围4。25寸C罩杯,腰围2。20寸,臀围4。26寸……当然我的眼力不是那么好,这些都是苏妮雅自己开口说的,当她说出她的C罩杯时,我还真怀疑真有人能做出这样的内衣给她穿!不过这似乎不太需要我担心,因为苏妮雅单薄的纱巾下,隐约可以看见两点粉粉嫩嫩鲜红的果实……证明了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可以做出高科技的内衣纺织技术。

  她的鲜红色长发散落在她的背部,一眼就可以看出即使苏妮雅不加以整理,一定不会令人感到凌乱,反而会有一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慵懒,淡淡带有一丝透明的纱巾,简单地挂在她诱人的脖子上,整齐的裹住两边水滴荡漾的胸部,腰间系着一只类似戒指的腰带,腰带的环扣闪闪发着妖异的光芒,长长的纱巾穿过她的腰带,垂挂直到脚踝,任由两边的纱巾飘荡,私密的腿间……很遗憾的,受到另外一条深红色的棉纱所捍卫着……根据人类世界的年龄,我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从苏妮雅的口中知道,我的母亲在我进城的隔天,就被圣骑士逮捕并且处死,在众人的注目下活活地烧死,比起当时得知消息的我,现在已完完全全没有愤怒的感觉,剩下的只是思念母亲,也只能以思念吊祭母亲。

  对于向教廷报复的想法,我一直没有磨灭,但是也不想去面对,因为我想,等到我能出城的时候,当时的始作俑者也许早已经受到他们主的感召,伺奉父神去了……偷偷出城的念头不是没有,而是因为打开城门的力量不是现在的我能够应付的,听掌管大门的三头犬叔叔半醉半醒地说过:「想要独…嗝…自一人打……开大门至少要有和你……父亲一样的能力时,才有可……呼……能成功。」当时我听了,马上回到斗技场,乖乖地接受牛叔父和马叔父的武术指导,一直到现在都不曾有过偷偷出城的想法。当然,城堡的出口不只有一个,但是出入人类世界的通道,却也好死不死的只有那该死的大门……而父亲和母亲口中的哥哥,这十年来一直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哥哥是不是真的会来接我,听苏妮雅说当时母亲被烧死的时候,哥哥也在场,但是母亲却要求哥哥不要报复害死母亲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要这么说,但是我相信要是我报仇需要人手帮忙的时候,哥哥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哥哥才会来接我。

  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正身处在城堡里的地下墓地,这边所有怪物都是魔界和人界的隙缝中出现的恶灵,这些不经由正当的海关通行方式想要进入人类世界的魔界生物,都是身在这个城堡里每一分子的目标,「吞食以及消灭!」……虽然我不懂牛叔父所说的吞食的意思,但是消灭的意思我能理解,马叔父对于消灭一词的解释是「啡……干掉他妈所有的混蛋!」但我觉得应该是「清除一切看的到的东西!」所以在我和苏妮雅的努力下,我们每到一处,眼力所及,都是废墟、都是残缺、都是魔界生物的怨恨。

  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次的清扫工作,我和苏妮雅眼看就将要面临无所事事的下半个月,这时候,苏妮雅的腰间的宝石忽然发出异样的光芒!

  「亚德里安,前面岩壁的后面有点古怪,要过去看看吗?」苏妮雅满脸期待的询问我的意见。

  「你都露出这样的表情了,难道你想要我拒绝吗!」对于已经摸得熟透的地下墓地,竟然还会有不正常的地方,我当然也是很好奇的。

  岩壁看上去虽然很脆弱,但是经过时间的累积,想要打穿岩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停地使出牛叔父的拿手绝技「碎岩爆破击」,好不容易终于挖开了一条窄窄的通道。如果牛叔父知道我真的用他的绝技来「碎岩」,他不「爆破」了我才怪……但是不可否认的,这一招拿来挖通道真是不是盖的,也许牛叔父在魔界是矿工出生的!

  通过岩壁狭缝的我和苏妮雅,看见一把剑紧紧卡在扭曲的岩石中,漆黑的一把巨剑,当我们看到这把剑的时候,我发现苏妮雅整个人都呆了。

  「苏妮雅,你没事吧?」看她再这样呆下去,也许真会天荒地老……「魔……剑……!!!」苏妮雅用着抖动的语气说。

  「魔剑?你是说第一代魔王的配剑?」我好奇的盯着岩石中的剑,真有那么神奇吗?

  传闻中魔剑可以化成任何形状,可以无限制进化,也可以和自己主人同化,同化后的魔剑还是魔剑,但是魔剑的主人却不再是它的主人,而是变成魔剑的一部分,而今天,魔剑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苏妮雅,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相见!想不到费尽千辛万苦想到人界找你,却卡在通道中无法翻身……想我魔剑一世英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想不到魔剑竟然认识苏妮雅?

  「既然见到我了,你也该如愿了,亚德里安,我们走吧!」苏妮雅拼命地想要拉着我离开,似乎非常不想见到魔剑似的。

  「等等!你爱上这个人类的杂种了吗?我可以让他拥有我的力量,只要你接受你的命运……你考虑考虑吧!不过……要是让这小子的父亲知道你的身分,也许你就要遭殃了,千万别考验我的耐心啊!毕竟,我这次已经等了几百年的日子了!」魔剑一闪一闪的说着。

  「你……真卑鄙,亚德里安,我们别理她了,走吧!」苏妮雅说着,拉着我的衣袖想要带我离开。

  「等等,苏妮雅,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魔剑会认识你?你不是只是一个小妖精吗?」我认真地怀疑道。

  「哈,小子,难道你不知道她是魔界被选中的贡品吗?送给我吃的贡品啊!

  要不是她拥有那天杀的戒指,怎么可能让我追了几百年,也真难为她骗了你这么久了!」魔剑嘻嘻哈哈地说着。

  「哼,你少啰唆,我没问你话,你别给我多嘴!」说完,我伸手推挤魔剑的剑柄,想要将它塞回扭曲的岩石中的魔界通道。

  「阿!亚德里安,别碰它!」苏妮雅紧张地大叫。但是这时候我已经反被魔剑给吸住了!

  「哈哈,怎么样,现在你没得选择了,要么让我同化,要么这小子死!你选吧!」魔剑很得意地大笑着。

  「好,你放了亚德里安!」苏妮雅对着魔剑说着,双眼却感伤地看着我。

  「不,你先和我同化才行,我可没这么笨!过来吧!」魔剑在我的手上加了力道,我感觉一痛,不由地眉头一皱。

  「好,相信你在魔界的威名不会令我失望,否则,你会后悔的!」苏妮雅说完,冲向了魔剑,在我来不及阻止的瞬间,消失在和魔剑重叠的影像中。

  「不行,我不能让你这样做!」我疯狂地叫着,这时候我感觉到体内的某种东西睁开了眼睛!

  「可恶!小子,你的父亲只是魔界的走狗,不可能有这种力量,你……你的母亲是谁?」魔剑慌张地咆叫。

  「丽莎?法兰海兹!」我用着不像我以往的声音说出母亲的名字。

  「法兰海兹?可恶,我要杀了你!想不道你竟然是她的后代!」魔剑发出痛苦地叫声。顿时剑芒大闪。

  当剑魔说完,它的身体竟然开始蠕动,慢慢法,我手上的刺痛已经消失,而手上的魔剑已经变成了苏妮雅的样子。

  「早说过你会后悔的!」轻巧法站在地面上,矮我半个头的苏妮雅对自己的身体说道。

  这时候,她腰间的腰带已经不见了,而她修长的右手中指上,却又多了一个妖异的戒指,单薄的纱巾少了束缚的腰带,轻柔地掉了下来,顿时间我傻了眼,20公分大小时的身材原本就已经非常令我感到困扰,更不用说现在只矮我半个头,照这样的放大比例,令人流连忘返的身躯,我知道,我将来的半个月不会无聊了……嘿嘿!!!

  「苏……苏妮雅……你……你的衣服……掉了!」我眼睛不听指挥地盯着苏妮雅的赤裸身躯直看,无法转动我的目光。

  「亚德里安!」苏妮雅不顾身上一丝不挂,哭泣地扑到我的怀里!呜……我发现我身体里的另一种东西的眼睛睁开了……「苏妮雅……」我用手指轻轻地撑起苏妮雅的脸庞,已经看了十年的美丽容颜,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不能抵抗心里呼之欲出的冲动!我温柔抚摸柔顺的鲜红秀发,就如同以往一样,她也温驯地露出满足的表情,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脸上多了一分羞涩,忍耐了好几年的欲望,终于在今天可以得偿所愿,虽然我也是第一次,但是我身体的血液驱使着我继续地侵略下去。

  「呜……」我亲吻苏妮雅的瞬间,她发出了一声轻呼,虽只是小小的一声,但却令我的欲望更加高涨,苏妮雅也不反抗,只是默许我对她的无礼,苏妮雅也很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呢!当初一直碍于无法交合的我们,只能言语上的嬉戏,却只有换来更加的空虚,而今天,却能够真真实实地相拥在一起,也许,魔剑的到来并不只是一件令人厌恶的事情。

  慢慢地压倒苏妮雅一尘不染的香嫩身躯,身下垫着刚才飘落的粉红色纱巾还有刚才我脱下的上衣,我将不怎么结实的胸膛紧紧贴住苏妮雅的身体,一手抱住她的散发淡淡清香的颈子,一手挑弄她的胸部,继续和他拥吻着,搓揉酥嫩荡漾胸部的指间一张一缩的玩弄苏妮雅粉红色的小菓子,一时之间,苏妮雅的水蛇腰不停地不规则扭动,更加使得贴紧的两人欲火高涨。

  嘴唇不舍地离开苏妮雅淘气又羞涩的舌头,移动到她的颈部,不知为什么,苏妮雅的脖子总是有着令我难以招架的魅力,我更加贪婪吻着她的颈子,这里散发的香气真是令我陶醉,甚至想要……一口咬下去!

  「啊……」又一声轻叹,我轻咬了一下苏妮雅的耳根、耳垂、耳后,散乱的鲜红长发搔弄着我的脸,香喷喷的头发也是令我不舍离开,吻了脖子、肩膀、胸口、乳沟、腹部、腰间,我戏谑地又轻轻咬了她的滑润腰部一下,又引来她的一声唉叹。两手在她背后不停地游移,她上半身的每一寸肌肤几乎都被我摸过了。

  「亚德里安……我……」苏妮雅正娇媚地喘着气。

  虽然不懂为什么我第一次会有这样的成绩,但是我想也许是父亲的贵族血统让我有这样的表现,也许是苏妮雅的娇躯给予我的动力,苏妮雅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两眼已经泛着浪荡的泪光,两只手也使劲地紧紧抱住我的背膀,我单手脱下裤子不紧不慢地将我充满欲望之血的象征物靠近苏妮雅决堤的蓓蕾,这时候……「啊!亚德里安!你……」身体里的血液瞬间沸腾蒸发,我的双眼充满了血丝,这时候,体内的某种东西真正地清醒了。我依恋地看着苏妮雅被我咬破的颈子,看见苏妮雅白嫩的脖子渗出丝丝的血液,我更振奋了精神,突入了苏妮雅此时无防备的心蕊。

  「嗯……痛……」苏妮雅紧张以及兴奋的心情压下被撕裂的痛楚以及被咬伤的灼热,感受着我的残暴。我发了疯似地单手将苏妮雅的一双纤细的手握住,压制在她头上的岩石上,不理会她讨饶的哀求,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一只脚,就这样如野兽般地摧残她,看着苏妮雅脖子上的鲜红血液,我心头一热地低下头开始舔起她的伤口,舔乾了她伤口外的血丝,便开始吸取伤口内的血液……「啊……亚德里安……这样……嗯……好痒!……啊!」不知道苏妮雅说的是她的伤口还是被我突袭的潮骚,更加贪婪地加大我的动作。

  「呜……我……」持续了几分钟,我欲望的象征感受到一股热流窜下,瞬间又被吸入更深的窄道,一时不觉,我也受到牵引,献出了对于苏妮雅多年来的爱意,喘气地躺在她香汗淋漓的肩膀上沉沉睡去……漆黑的魔剑和苏妮雅融合后,引发亚德里安体内不同于德古拉血统的力量,使得魔剑原本强横的力量受到折扣,加上苏妮雅身上神秘的戒指作用影响下,魔剑的意识竟被苏妮雅所击败,魔剑的躯壳于是就成了苏妮雅和亚德里安所共有的了。虽然魔剑的力量明显地降低了,但是对于提升亚德里安和苏妮雅的能力还是有着很显着的帮助。

  魔剑苏妮雅离开地下墓地后,还是恢复成原来妖精大小的模样,一方面以免得到魔剑的事情被发现,另一方面可以继续隐瞒苏妮雅的身份,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

  【完】